客服中心

媒体专区

合作媒体

健康游戏公告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本游戏适合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用户,未满18周岁未成年用户请在家长的监督下进行游戏

母亲节投稿展示

2020-05-11 10:19:23字体: 分享:

这里的故事有回忆,也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

在启源使者离开斯坎地渔港之后。斯卡蒂每隔几天总能收到一封信。然后在启源历2020年5月10日这天晚上。一封信塞进了斯坎地渔港村长家,信封上面写着,斯卡蒂启

斯卡蒂妈妈:
贵安
离开斯坎地渔港好久了,也想念渔港的大家。

今天是母亲节,祝你母亲节快乐。

不知道调皮捣蛋的小乔西怎么样了。应该更活泼了吧。

现在我在约顿大陆的一个部落里,在这里有着一个叫时间书库的地方,

里面有个可爱的源神叫克罗诺斯,她说呀在时间书库里记载着我经历过 那些大事,

在时间书库里我遇到了因为无法控制好自己能力的布莱恩,

在白石神殿遇到的狮族人和之后几次遇到的他,呀,还是厉害的呀,

然后还遇到了被帕帕尔解封的尼诺,还有哦,我这次出来经历了好多,

也知道了为了自己喜爱的人走了另一条路的老前辈,莱因哈特。

虽然他最后跟他妻子去了天界,但在路上所经历的种种,

让我觉得虽然他因妻子过世所以自己从圣堂骑士团的骑士转化成黑骑士。

黑骑士虽然是敌对的,但是他对她妻子的爱,让我很是羡慕。时间也不早了。下次有空在写信给您
敬祝
身体健康
YidoAkira
2020年5月10日

——

终于解决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等会吧,毕竟事情也结束了

那么,我先回去了。

看着伙伴离开,男孩也收拾了自己的武器,拍了拍身上的灰。

今天...好像是母亲节了吧。

男孩突然回想起来,他是听周围的伙伴说过这个节日,不过男孩还是叹了气。毕竟自己以前是个孤儿,无父无母。

不过,感恩还是要有的吧。

男孩回想起渔港夫人,如果不是她在鼓励自己,自己或许没能成为真正的起源使者吧。

想到这里,男孩吹响口哨,随后比比斯来到男孩背后,男孩摸了下比比斯的头,然后骑上它离开了战场。

纳维亚圣城

母亲节的话,是送花的吧?

男孩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节日,以前的他帮助别人都是自愿的,姓名不留是因为他喜欢独自一人,他也希望有朋友,只是他不擅长言语,跟别人合作都喜欢孤身一人去解决,搞得自己都成了队伍里的黑名单。不过还是有少数的队伍邀请他入队,原因是他战斗经验非常的丰富。

希望夫人喜欢这朵花。

男孩买了一束的康乃馨,随后将钱给了商人后,叫上比比斯骑到传送阵。

当男孩传送到渔港时,发现渔港里的人还是以前的老样子,不过改变不了的永远还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件。

啊,是林鹏宇回来了!

此时有小孩看到自己大喊道,男孩看了下发现是曾经被布莱恩抓走的夫人儿子,随后小孩立马跑到男孩面前,拉着自己的手跑到自己的家。

爸!妈!林鹏宇回来了!

此时的村长正好不在,只有村长夫人,不过村长夫人听到孩子的声音后,跑了过来看到林鹏宇。

欢迎回家,林鹏宇。

村长夫人微笑的说道。

村长夫人,我...

此时的林鹏宇不敢说自己是来送礼的,不过村长夫人牵起了自己的手。

没受伤吧?

村长夫人非常担心,因为村长夫人知道自己干的事情非常的危险。

放心吧,村长夫人,其实我是想送礼的。

林鹏宇红着脸说道,毕竟他是第一次说的。

啊,送礼吗。我记得

因为...今天是母亲节,我无父无母,唯一的亲人只有夫人了。

林鹏宇说道后面后声音很小,不过还是被村长夫人听到了。

没关系,鹏宇。

因为我们一直是一家人

 

献给幻想神域的村长夫人,感谢夫人背后的帮助和鼓励

ID:林鹏宇

——

  最近事件平息了些,而我也得到几天空闲,才得以回到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
渔港的海边有一家与淳朴村落不太合宜的咖啡屋,但价格便宜,也是小村落仅有的一些年轻人闲暇时爱去的地方,我在离开前也偶尔会去哪里。
今天我又打开了咖啡屋的大门,门边挂着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让我离开已久的陌生感消退了不少。
“哎姐姐!!你终于回来啦。”迎接我的和从前一样是店主的小孙子艾克。
“嗯。”我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和以前一样。”
“好嘞。”他高兴的回到厨房,不一会就端来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不远就是大海,咸咸的海风混着咖啡有些苦涩的香气,让我感到莫名的平静。
我闭眼许久,睁开才发现艾克就在我座位旁边站着没有离开,样子有些局促。
“有什么事吗?”我轻轻的问他。
他顿了许久才回道:“姐姐...你出去那么久,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事吗?”样子十分的兴奋。
这没什么不可以的,我想了想,挑了一些不太危险的事给他说了说。
他听完后更兴奋了,然后突然说道:“你给我说了那么多故事,我也给你说一个,爷爷从小给我讲的,好像都没和其他人说过呢。”
“那好。”我开始洗耳恭听。
艾克来回渡步,像是在搜索记忆组织语言,随后站定,开始给我讲故事。艾克才八岁,讲的很磕绊,我就边听边在心中慢慢整理。
从前有一个小小的渔村,有一户人家,父亲早年出去打拼战死了杀场,留下一对母子。
母亲靠纺织手艺才勉强养活了自己和儿子。
儿子渐渐长大十二岁了,也开始在村里打杂找事做赚些零用。母子二人的生活在渐渐变好。
一日,儿子发现母亲满脸倦容,便关心问候母亲。
才知道,自己母亲往常用来提神的果实已经用完了。
于是儿子就开始寻找,他知道母亲是在山上采摘的这些果实。
儿子上了一趟山,搜寻无果后又失落的回到了村子。
村里的人说,这几天来了一个旅行团,把山上所有的这种果实采摘完了。说是能够卖钱。
儿子很绝望,不想回家便游荡在海边。
他看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在岸边的不远处的海里,有一片浮石,上面长着一颗树,树上结着他梦寐以求的果实。
儿子是在海边长大的,水性很好,海面无风无浪很平静,距离也不远,就游泳过去想把果实都摘回来。
但最残酷无情的便是大海,只是在那短短的一段时间,乌云聚集,海面翻涌,他被困在了那一小块浮石上。
母亲来接他了,乘着一个小舟。
艾克声音戛然而止,我有些触动轻轻的问他,“然后呢?怎么样了?”
“然后...然后那个母亲变成人鱼游走啦!没了啊。”他带着孩童的天真这样说道。
我一时觉得有些荒缪,这个故事完结的有些过于草率。
又转念一想,不过是个故事,我又何必纠结那么多。
我在咖啡屋待了一下午才离去,离开前看到了咖啡屋的真正主人,也是艾克的爷爷。我向他点头示意,
但他左眼下一小块圆圆的深色印记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晚上,我坐在我那间小屋子的屋顶,眺望远处的海面,月亮渐渐升起,海面逐渐明晰,不同于白天,夜里的海面也有他独特的光辉灿烂。
忽而,我听到一声声悲鸣,这声音很奇妙,像是直接传到了心里。
但村子里还在外面的几人都没什么反应,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仿佛根本没听到一样。
我也想起了自己从前也从未听到这样的声音,尽管我对更早以前的事一直都很记忆模糊。
我看到,艾克从他家出来了,不止他一个,他还牵着爷爷的手。
我目光随着爷孙二人移动,看见了海面浮现出一个人影。
人影渐渐游到岸边,而我也看清了,划动在水里的不是人人都有的双腿,而是一条反射着清冷月光的漂亮鱼尾。
艾克围绕在爷爷身边蹦蹦跳跳,但就是没有去看不远处的海面。
而爷爷不为所动,目光一直深深凝望着海里,那个人鱼身处的地方。
“贝卡萨斯,那是人鱼吧。艾克看不到吗?”
被我呼唤的源神渐渐显形,看了一眼海面,回道:“是人鱼。”
“那为什么...我们以前也遇到过人鱼啊。”我疑惑着。
“不一样...”贝卡萨斯躺下,我看到他圣角的光芒都黯淡了些许。
“我们以前遇到的是鱼人,是与人类不同的异族。”
“而人鱼...传说是葬身大海的人类执念所化,已经不同于这个世界上的正常生命体了。”他声音低落,悲伤的意味显而易见。
我有些明白了,联想到之前的种种,在脑海中逐渐补全了那个故事。
我颤声问:“那我为什么又看到了?”
贝卡萨斯瞄了我一眼:“事到如今,你还觉得自己是个和平常人一样的普通人吗?”
“……”
我无言以对。

“回去吧。”我自觉是一个外人还是不要打扰他们母子团聚了。
我坐在了桌前,点燃了烛火,提起了笔,却又迟迟不敢落下。
“贝卡萨斯,你觉得这是个喜剧还是悲剧?”
没有听到回应。我顿了下,说道:
“对儿子来说,自己的莽撞行为导致母亲死去,这是一个悲剧。”
“但对于母亲,他能看到自己儿子完整的一生,看他娶妻生子,儿孙满堂,她会不会因此感到开心呢?”
这次贝卡萨斯有了回应,“我不知道,我不是人类不懂你们人类的复杂情感。”
“……”
“我也不明白,我没经历过这种事,大概也永远不会经历。”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说人鱼是执念所化,那会长久的存在下去吗?”
这次等了很久,才听到贝卡萨斯的回应,“或许,人鱼的执念一消失,那她自己也就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了。”
“……”
我终于落下了笔,最终会如何我现在不知道。
但……我想把这个故事记录下来。
晚上临睡前,我忽而想到艾克爷爷那个印记。或许是因为这个,艾克爷爷才能够看到已经变成人鱼的母亲并每年都和她相见。
那是什么?人鱼的眼...泪吗?
海边的悲鸣久久不散,混杂的海浪声,我第一次觉得难以入眠。

——————————by:萌萌的小天使

——

要说记忆最深刻的故事,当然还是日轮海岸和海盗罗杰远走高飞的沙提雅吧。

我记得镇长着急地请求启源使者帮她从海盗团手中救出自己的女儿,女儿被绑架,做母亲的怎能不着急。

后来真相大白,女儿是自愿跟海盗走的。一个放弃了安定的生活,一个放弃解散了海盗团,为了追逐他们的梦想,而做出了大胆的决定。

镇长没有劝阻,即使不舍也默许了女儿的离去。让人想起一句话:所谓父母,就是你今生不断地目送着子女离去的背影。

角色id:藤咲柳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