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中心

媒体专区

合作媒体

健康游戏公告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本游戏适合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用户,未满18周岁未成年用户请在家长的监督下进行游戏

巴德尔与海拉不得不说的故事

2020-07-03 18:31:34字体: 分享:

       “格拉默……死去的人类经过冥河洗礼能够再次转生……那你呢?”
美艳的冥府女王海拉双手捧着一把残破不堪的大剑,看着无边无际的冥河悠悠叹息。
“是谁?”她感受到了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
气息的主人久久没有回应,在海拉的感知中却已经知道来人越来越接近,慢慢的,他看到了一个隐晦的光团,并不十分耀眼,但也与这个冥府的气息格格不入。
海拉的美眸更冷了,冥河开始微微震动,像是在回应它们女王的号召,势必要将侵入者消灭殆尽。
“海拉……是我。”光团散去,显露出里面的人影。
“你还敢来!”话毕,冥河涌现出几缕黑色的火焰,往来人迅捷飞射而去。
“等等海拉!”来人急切的喊着,闪身躲过,只是手臂的铠甲还是被一缕火焰接触到,金黄的铠甲开始泛着诡异的黑色,满是不详的气息。
母亲曾让万物发誓不伤害自己……想必没有包含冥界了。巴德尔有些自嘲的想着。
“我来……是想向你道歉。”巴德尔嗓音渐弱,像是知道自己的道歉是多么的苍白,对自己所造成的悲剧没有任何用处。
“道歉……你道歉……格拉默就能回来吗?”海拉说着闭上了眼睛,泪水从脸颊划过。
“如果不想死……就走。”海拉转身不再看巴德尔,她双手紧紧的握着,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诉说,“对不起,对不起格拉默……”
“巴德尔害死了你,但我也没办法亲手杀了他。”
“对不起……”
巴德尔看着背对着自己浑身都是哀伤情绪的人,喉结滚动了两下,想张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才沉稳的说道,“格拉默复活的事……我有办法。”
海拉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大声喊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父亲都没有办法复活格拉默……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要是你骗我,我真的会杀了你。”海拉终于回头看向了巴德尔。
“呵……我可是光明之神啊,有什么我办不到的?”巴德尔的说话方式一如既往,却唯独少了一份飞扬和自信。
“真的?”海拉感觉到了希望,用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殷切眼神注视着巴德尔。
“不骗你,我来就是想问你,如果我能复活格拉默,你会原谅我,重新和我做朋友吗?”巴德尔淡淡的笑着,这次没有了以往的掩饰,直白的表露了自己的内心。
“你……”海拉有些犹豫,这样的巴德尔和她印象中很不一样。
但她也知道,自己和巴德尔变成现在这样就是因为格拉默……如果格拉默能完完整整的回来,自己能和巴德尔恢复从前吗?
海拉想了很久,“如果格拉默能回来……我可以考虑一下。”
“女神真严格啊,呵呵。”巴德尔摇头笑着,但内心却宽慰了许多。
“我先走了。”巴德尔准备离开。
“……需要多久?”格拉默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海拉迫切的想要知道。
“……不确定,一年、两年……还是十年。”
“但我保证,格拉默一定会回来。”
“还有一件事。”巴德尔又倒了回来,“你手上的魔剑,给我一下。”
海拉知道魔剑里还有仅剩的一点格拉默残缺的灵魂,但只是这点灵魂都还是父亲费尽心思才收集起来的,都不能复活格拉默,巴德尔真的能办到吗?
海拉看着近在咫尺的巴德尔,看他那耀眼的金发,海蓝色的眼瞳,不知为何就想相信他。
巴德尔拿到了魔剑,没有犹豫的走了。
“再见,海拉。”空气中回荡着巴德尔的最后一句话。
海拉很疑惑,不知道巴德尔最后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海拉望着冥河,她已经开始期待格拉默能回来了。
六月后
神明的使者来到冥府,带来一把闪烁着漆黑光芒的诡异巨剑,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
海拉走上前,心里想着这把剑一定不是格拉默的魔剑,长的完全不一样,而且还比魔剑巨大很多。
但她……却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她试探着轻轻触碰上去。
“主……人”这声音很虚弱,但海拉却整个人怔愣在了那里。
这……这是格拉默的声音。
“格拉默,你好了吗?”海拉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整个人都贴在了剑身上,奇怪的是,流动着诡异能量的剑却没有伤害到海拉丝毫。
“主人……我累了。”只留下这样一句话,再没有任何回应。
“格拉默……格拉默!”海拉以为格拉默又要死了,但冷静了一会儿再仔细查探,发现格拉默的灵魂虽然虚弱但却很完整稳定,才放了心。
她知道,巴德尔已经完成了约定。
又一月后
格拉默的状况好了很多,最开始只能说几句话或者一句话就要休息很久,现在已经能每天陪海拉聊会天了。
剑身太大了,还很重,很不方便,海拉只能放在自己的王座旁不能随便移动。
但她已经很满意了,因为格拉默不仅复活了,还保留以前完整的记忆。
“格拉默,巴德尔虽然伤害了你,但他也帮你复活了,你不要怪他好不好?”海拉声音黏黏的,失去了一次格拉默之后,似乎对这个从小到大照顾自己的魔剑化身更依赖了。
“我并不怪他,主人。”这样的对话过去一个月经常在发生,但海拉还是不厌其烦的问他。就算是意识还微弱的他也觉得很奇怪。
“真的吗?”海拉高兴的问着。
“真的。”格拉默的意识都有些无奈了,对于他这个主人,自己从小看着她长大,其实也已经将她看成自己的亲人一样照顾。“而且我知道他也是真的喜……真的想和主人做朋友。”
“那为什么巴德尔还不来找我呢?我都说过会原谅他了……”说到这里海拉声音又哀切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格拉默第一次有意识就是海拉触碰他的时候。之前发生了什么,那个光明之神是怎么复活他的,都完全不了解。
一年、两年……十年
直到格拉默能恢复如初重新化形
光明之神巴德尔都没有再来过冥府。
————————end——————————
后记
我坐在海岸边,望着远处礁石上的身影。
阳光热烈,但那人影却浑身漆黑,头发是黑的身体是黑的,连眼瞳都是漆黑一片没有半点光泽。
但我也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泽,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更显得熠熠生辉,眼睛就和大海一样湛蓝透亮,清澈无比。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
“听说你就是命定的启源使者?”
“命定……你找我做什么?”
“呵呵,我要做一件事,还需要一样东西,听我母亲说只有你能给我。”
“???你想要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
“代价就是……你能得到我终身的跟随与保护,厉害吧!哈哈哈!”
我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个什么智障,转身就准备走,但他却拉住了我。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巴德尔……不对,以后请叫我尔德巴。”
我注意到了他身后的大剑,非常漂亮还有着圣洁的气息。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你把这把剑给我就好。”我开玩笑的说道。
“不行。”他一口回绝了。
“除了这把剑,其他我什么都能给。”
我愣了,我发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我意识到他是真的需要我的帮忙。
约定达成,在贝卡萨斯的帮助下我分出了一部分启源之力给他。
不久后,他回来了,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浑身乌漆嘛黑的样子,一直跟在我身边,也越发的沉默寡言。
忽然想起来,他的那把剑,我再也没看到过了。
……
尔德巴眺望远处的海边,想起当初。
他求了很久母亲才肯帮忙复活格拉默,但母亲也说过复活的虚弱灵魂若无所寄也唯有消亡。
“残破的魔剑已无法支持生灵。”
“世间唯有光明之神的圣剑相当于魔剑,而圣剑之圣洁无法让魔剑之灵寄宿其中。”
“唯有……其主神堕。”
“母亲……我。”
“我明白,或许这也是你的宿命,让万物发誓无法伤害你也无法逃避的宿命。”
母亲哀伤的眼睛看着神殿下跪拜着的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抬手将他扶了起来。
“只是还需要一个人的力量,至少她的力量能让你堕落后能保持理智,不会真的堕落为邪神危害世界。”
“我知道了。谢谢母亲。”
尔德巴闭了闭眼,不再去看那清澈湛蓝的大海。
这是我的宿命,逃脱不开的宿命,我也愿意为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没什么不好的。

——角色ID:萌萌的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