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中心

媒体专区

合作媒体

健康游戏公告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本游戏适合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用户,未满18周岁未成年用户请在家长的监督下进行游戏

我还是曾经那个少年——神域故事展2

2020-07-07 19:11:31字体: 分享:

www.bilibili.com/video/BV1vZ4y1u7gq

ID:伊藤辉

——

梦游神域
已经连续在电脑前3年了,甚少出,忘记了家人,忘记了朋友,
忘记了工作,甚至忘记了饮食。今天大概我生命该结束了吧,最后
看着游戏里的画面,看着我得郡主-穿着还算靓丽的时装,英姿飒
爽拿着冒烟的太刀,多可爱啊!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了,越来越模
糊-耳边好像听到好像很悦耳的声音说这什么什么的。。。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又有了知觉,感觉从来好像没这么好,浑
充满了力量-要爆炸(就是要爆炸)。我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
的是好像一个女子的闺房,墙上贴着应该是芙蕾雅的画像吧(嗯,看
那头饰,看那样貌,看那笑容,看那眼神,嗯确定是那女人)。--不
对啊,这不是我的卧室啊,做起来好好打量,这好像我游戏里的小屋
耶...不会吧,我穿越了吗,这也太神奇了吧!
摊开手,好白好光滑;握握拳,好劲道!得起身出去走走看,说
迟那时快,一瞬功夫,我飞出小屋了。不过完蛋了-小屋屋顶穿了一
个大窟窿,肯定要好好修修了。天呐,我我我,我还在天上,虽然有
点头晕,上身也火辣辣的,风吹来凉飕飕的还是能感觉到的,下边脚
下空空的-这咋办呐,准备好了摔个大西瓜。
咚,一声闷雷,眼前一黑,掉地上了,砸出一坑。疼,疼,疼疼
疼,好疼!没晕,天呐,骨头散架了,爬不起来了。
我瘫在坑里,泥土的气息,青草的芳香陪伴着我,幸好我及时双
抱着头,没死,没白吃。对了不是游戏里吗,我成了郡主吗,我也有
源神啊,好像...对对对玉藻前,能治疗,也有芙蕾雅,还有阿波罗
啊...可游戏里直接转换或者召唤,这哪里有按键按钮啊,心中呼唤
玉藻前小姐姐吧-她人那么好。玉姐姐,玉姐姐,你在哪里啊,我想
念你...雅雅女神,雅雅女神在哪啊...波罗兄弟,波罗大哥...没响
应...只有眼泪悄悄的顺脸留下,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梦中模糊传来声音,悠远即近:我的信物呢,我的徽记呢,我的
祈愿,我需要的结晶呢,戒指呢...很多很多杂七杂八的,清晰有混杂
...
一夜过去,再醒来,睁开眼,辣眼:天空格外洁净,阳光格外亮丽
,我...泡在水滩里,昨天的小口子已经被泡的发白。旁边的苹果树好
像被雷劈了,从树梢焦黑到树底,花园被风刮得乱七八糟。啊一截断粱
停在左前头上方5寸,一些细碎的血肉骨头碎在远些的地方,再远还有
几件残破的武器装备盔甲法袍,小院门口好像还倒着一句衣着略显破露
女装无头尸体...好像依稀从遥远院门口方向传来娇叱声,是不是武器
对撞的轰鸣声,天际还有一些模糊的闪光...我还倒在烂泥浆中泡着,
泡着,无法动弹。
感觉像几个世纪,心里拔凉拔凉的...想想别人穿越
香车美人,神兵利器,锦衣玉食,盖世武功,金库宝库...我呢,哎哎,
心中又一道深深的裂痕流出鲜血来。思着,想着,泡着,泪流干了。突
然远方急近的光影消失了,武器对撞声响也噶然而止,一声晴天霹雳:
啊!!...凄厉惨叫:“转告你家郡主记住了,我还会回来的!”
一袭香汗由远及近,天光一暗,掉下来一女人摔在不远处。轰!!一
架看似竖琴的掉在女人不远处咋一滩水坑,女人粉色衣裙再次溅上一滩污
水泥土,看不出原本华丽的光艳颜色。噗!女子吹起几簇水泡...
那女子不顾自己露了丑态,也没顾及自己满身污水污泥和伤痛,艰难
的挪动残躯(半个肩膀没了),满心关怀看向我来:“郡主哥哥,你没事
吧,我把那只千年蚯蚓打跑了,我厉害吧...呜呜呜,她们,她们全死了,
全死了,好多,好多,好多蚯蚓...好可怕...”
突然一黑影从天而降,一剑斩向那女子。凝固了满脸惊震、不甘、苦
痛头颅离开了她的身体滚落一旁。“死女人,看着弱弱的样子,打起架来
那么凶悍拼!!”
我,我看着这一切,正错愕的不知怎样呢,满心疑问,但,但,但那女
子是我的爱人吧,撕心裂肺的痛从骨髓深处灵魂深处心灵深处狂飙而出:“
啊,啊,啊...我的芙蕾雅,玉藻前,加百列...我的源神!!!力量,力量
,力量!我需要力量!!啊啊啊...”干涸眼睛狂飙出鲜红的泪水。用尽一
切力量吼出:“我要献祭我的灵魂化身为魔鬼修罗!!啊啊啊”天空好像
回应我的请求,黑暗恐怖的气息正在向我身体心里灵魂汇聚,恐怖的力量正
狂飙,但突然一切戛然而止,云散雷停,好像一切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一把长剑穿我胸而过,生命正在疯狂流失...
“郡主,哼哼,想当年你杀我孙儿小丘向全世界显耀你倚着天能屠龙,
哼,呸!天上那么多龙你去屠啊,可怜我小孙孙刚出生还没几天,亿万年难
遇的奇才,根骨奇佳,是我们邱氏家族振兴的希望...可怜他还什么都不懂,
还没好好看看这世界什么样子呢,你,你就心肠如此狠毒,歹毒,残忍把他
一脚踩死,尸骨无存...啊啊,我乖乖孙儿小丘,你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我
今天终于为你报仇雪恨了...呜呜!”
“今天损失如何?” “禀告太祖,大概300万亿英雄儿女...”...
啊,哎,我...最后声音也越来越遥远,最后心念也消逝了。
“啊啊啊!”我踹开被子,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汗水湿透了衣襟-原来是一
场梦啊!
 

——

——高原沙漠大部分时间都是暮色昏昏,特别到了暗季,教廷飞空艇运行轨道遮挡住阳光,白昼也许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

一轮巨大圆月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仿佛下一刻就会砸到头上,就算是没有能力的普通人,也能清晰看到月面上的巨大盆地和雄伟山脉。

圆月竟是猩红色的,月光如薄纱般从天空垂落大地,宛若活物,在起伏而崎岖的大地上蔓延。把一大片一大片灰黑色剪影,渲染上浓郁的红,就像一道道巨大的疤痕和伤口,其上还不时闪烁出金属的寒光。

远方不时传来长长的锐爪猎狼和赤毛凶猿兽吼,彼此回荡,充满暴虐气息。

在启源大陆传说中,绯月是不祥之兆,十分罕见,可是一旦出现就意味着混乱和痛苦。每当月亮被血色浸透的时候,魔界就会打开灾祸之门,把狂暴和灾难撒向启源大陆。

传说并不是没有来由,因为在血色月光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更加暴躁嗜血,也更加好斗。

绯红的夜幕下,忽然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它从天外飞来,缓缓横移过天空,变得越来越大。赫然是一艘长达数千米的飞空艇!

它已经极为破旧,巨大气囊上打满了补丁,金属构件则是锈迹斑斑,拼接的地方多处翘起,让人担心会不会突然断裂。

仿佛在印证着人们的担忧,飞空艇突然剧烈震动几下,上面居然崩落了不少零件。

飞空艇坠向大地,激起一声轰鸣。

飞艇下方凌乱地挂下来数十根粗大缆绳,吊着同样锈迹斑斑的巨大货舱,透过没有关严的舱门,可以看到里面都装满了启源使者。

锈蚀老旧的飞空艇如垂暮巨兽,艰难挪过最后一段路程,终于飞到了目的地。在下方数百米的大地上,赫然是一个极为广大的飞艇坟场!

此时有数以万计的魔界生物从各个藏身处蜂拥而出,他们早就因为绯月变得狂躁,对着浮空艇使劲挥手,不断发出亢奋的欢呼!

即使在这片荒凉的大地上,他们也是整个世界最凶残的生物,每天都在为了侵犯人界而挣扎。

战斗一触即发,这里是那些曾经奋战过的教廷战士的埋骨之所,从圣城飞来的飞空艇通常会携带大量人员补充,时间长了就变成战场的前线。而生活在高原沙漠的人们,就依靠圣城和启源使者支援撑起了整条的战线。

一旦长时间没有运送支援飞空艇到来,这里就会有大量人战死。对他们来说,启源使者和教廷就是明天希望。

而明天......明天在这里是一个太过奢侈的词,没有人会去想明天。

启源使者-药屋少女猫猫

——

 

六年神域六年情,转眼又到周年庆

 

回想开服入坑时,人满为患抢怪难

入坑爆肝再弃坑,友人年年不一样

公会陨落难挽救,离别之日泪难掩

情窦初开结守护,存币白嫖小婚纱

婚纱仍未白嫖到,守护依然弃坑去

由此踏上独行路,心酸奋斗血泪史

如今偶然遇故人,喜悦之情难表达

神域六周年将到,许愿福利不会少

ID:夜刀神十香N

 

——

 信仰之死
荒风山谷,密林之间,浅若新任会长 信仰 正采集风香草叶,准备制作料理。此刻一旁密林之中伸出一只金色大弓,弓上金光闪烁,阵阵梵文,正是浅若公会战弓修习者 沧海 所持武器——梵天白莲弓,沧海此刻盯着正在采集的信仰,想到之前 归寂 跟他说的话:如若新任会长死去,教中无人,那时,前任会长姬姬不得不回来主持事务,如此一来,我等也可以继续受益。再者也让人明白,会长不是这样好当的。想到此处,沧海眼神一利,手起弦松,只见一箭以穿云之势瞬间射向了信仰,信仰还未回神便被一箭穿心,当场倒地。沧海见状不敢大意,欲再补几箭,还未出手,只见信仰全身金光一闪,消失不见。

此刻星泉翠峰山下,一人端坐,正是那被一箭穿心倒地消失的信仰:“若不是我及时遁走,续命回生只怕要断送在那箭下,没想到沧海那贱人,既然对我下毒手,枉我平日对他不薄”话语未闭,只见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不过你躲的过他,还躲的过我吗”。

只见一旁草丛之中,悠悠走出一人,身着暗蓝长影衣,头顶暗蓝方帽,一抬头只见血红的双眼散着丝丝红光,

“是你”信仰一见大惊失色“你怎会在这里,难道”

那人不慌不忙站着信仰面前用手压了压帽,随后笑道:“怎么,不认得我了。还是说太惊讶了”

“归寂,你到底要做什么”信仰此刻正在调息,却是动也不能动。

归寂冷冷一笑,手一晃,只见手里多了一把镰刀,看着信仰“会长,你觉得我能干什么呢”随后旋转了两圈镰刀“当然是来取你的性命!”

“为什么,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取我性命”信仰无法动弹只能质问。

“当然是不想你当这个会长呀”归寂边说还不停的唤来了仆从魔兽“这个理由应该可以吧”

“你!当初姬姬欲将会长之位传与你 你却推三阻四不愿担任。如今怎的来从我手中强抢大位,你这畜生,枉费姬姬看好于你,你却作出这等不忠不义之事”信仰大怒。

本来沉稳的归寂听到这句话顿时大怒:“姬姬那老匹夫,在会里就知道迫害于我,害我无数,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拿去喂狗,才让我熄火”说完把镰刀插在地上又冷笑起来“但是没想到他既然把会长传你了,我怎么能让他决定的人坐上会长的位子!”

信仰听到这里不由的吃惊“那沧海也是被你煽动的?”

“哈哈哈哈哈,那个笨蛋,被我几句就说动了,你知道我说的什么吗,我说杀了你,会长无人主持,只的让姬姬回来继续管理,没想到他既然信了”归寂说到此处又大笑起来“姬姬那老匹夫如今去了无涯学海,再回来怕是不知道多少春秋”说罢归寂拿起了镰刀脸上现出狰狞的笑容,说道“浅偌的会长之位怎么能让你这废物坐着,要坐也应该是哪位呀,也只有那位才能做,哈哈哈哈”

信仰听到此处已然绝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谁做会长,你就是想让......”话未说完,只见冷光一闪,信仰的脖子上爆出血柱,躺在地上挣命,只见归寂阴冷的说道“那个人的名字是你配叫的”随后一声咒令,令亡灵魔兽扑了上去,信仰眼前一黑,已然失去知觉。

归寂杀了信仰,也不离开,就这样看着魔兽啃食着尸体。不一会远处出传来人群奔跑的声音,归寂见状便收回魔兽,随后做出惊讶痛哭的模样大喊“信仰你怎么会这样 是谁干的 是谁干的”只见草丛里来了数人,正是鼻屎怪,香蕉,十六,长夜。这几人看见面前一幕全然惊呆,又看了流泪发怒的归寂,全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随后鼻屎怪上前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归寂随后道“我也不知道,接到会长遇害的消息我就赶来了,见到的却是这个样子”只见信仰不成人形,缺胳膊断腿,面目全非,是被野兽啃食一般。

长夜见此却说“信仰一生与人为善,广接善缘,也从未听过有何仇家,如今怎就这般惨死,这确是要从何说起”话语未落,只见香蕉把刀插“我确是知道是谁杀的会长”见状众人都齐齐的看向香蕉,归寂此刻不由的捏了捏手,盯着香蕉。香蕉走到信仰尸体一边拿出刀一边说到“会长一死 领地会长命灯就熄灭了,而这之前有人在领地,却无人知晓信仰死去”众人都点头说“的确会长死去。命灯会熄灭。”“能做到这种效果的,除了与死灵打交道的镰刀,没有其他职业了,是吧,归寂!”

“哦,忘记叫那些亡灵别吃灵魂,是我疏忽了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信仰与无冤无仇啊!”“无冤无仇,我做事需要那么多理由?姬姬做会长,压得我喘不过气,但是姬姬的能力,我归寂服气,他信仰何德何能?论资历他不如我们任何一个,论能力,他有个屁的能力!与其看着浅若在他手上没落,不如让我动手!”“你这又是何必呢,害,也罢,事已至此,你走吧,同僚一场,我们也不想动手”

“呵呵呵呵,我走?我做错了什么,我为公会清理废物有什么错?行,我走,看看你们要怎么办!要是新会长不对我的胃口,那么......你们懂得”......

 

——————————————————————————————————

 

 

公会会长在pvp线挂机被杀,随即展开脑洞的小故事

ID:希月心音

——

初入神域,游于日轮,值姬姬于此遇之,
姬姬三请终入会浅若,吾与浅若之故事自始。


初入会,识战弓青叶,得青叶之提携,得以飞升六五。

虽至六五,疑惑多而不解,立侍 姬姬 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不敢出一言以复;俟其欣悦,则又请焉,故余虽愚,卒获有所闻。

神域之行,已近三月,一路披荆斩棘,且灭风雷水三龙王,战神殿大败黑骑士,不料路基破封而出,战事重燃不得安定。

古神地窖阻冰龙奥格斯,霜冻冰库战山神欧勒菲斯,连破秘法树窟与魔临邪地,终斩巨岩公爵亚维达斯,今启源之力达至瓶颈,欲破觉醒环境以寻实力之突破。

且幼,闻会中觉醒者道觉醒之大恐怖,不敢掉以轻心,幻境一王,昔日之敌黑骑士之影,吾轻之,红光一闪,黑骑士败吾。一日身死百余次,不得过。二日再战,仍百死无胜,日晚,得会中佬白泽点醒:勿动。三日重整旗鼓,终以正面突破黑骑士,见二王,昔日战友伊萨尔之影,吾以风筝战法败之。一二过,三无惧,一鼓作气破幻境。

护封,狂山,魔窟,一路高歌猛进,古堡之战,天使下凡相助,封洛基,终局得以安。未待余息,闻白灵山丘,邪神秘宝出世......

时逝,回想过往次次副本之行,且乐且忧,幸结识挚友,魔枪白泽,战弓十六、鼻屎怪,太刀香蕉,拳刃俺妹,众伙齐下本,胜负无想,安且乐之。

与伙聚于此,神域亦为家,愿此相伴。

幻想神域六周年生日快乐!
希望游戏人气高涨,我们也会继续陪伴!

ID:归寂K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