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中心

媒体专区

合作媒体

健康游戏公告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本游戏适合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用户,未满18周岁未成年用户请在家长的监督下进行游戏

脑洞故事连载——冰霜之灾(更新至第五章)

2020-07-10 17:44:59字体: 分享:

天还未暗,漫天冰雪中的山谷之中只见五人正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面前站立着,四周弥漫着上百具妖物尸体,显然先前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些妖物就是那五人杀死的。站在山洞面前的五人,分别持太刀,长枪,战弓,镰刀还有一本书。

拿刀人看了看面前巨大的山洞不由的点点头道:“这里就是冰霜洞窟的入口了!当初我曾来过一回,只不过那时风雪太大,又因为刀法未成,不敢轻易涉险。”一旁身穿蓝袍拿着镰刀人,一手摸着召唤兽一边含着草说:“香蕉你可是浅若会里数一数二的高手!怎么一个破山洞就把你忽住了。”话还未落音。只听到洞里传来一声咆哮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突然从洞内飞来无数冰凌尖刺,还未近身就感到一股极寒,仿佛把人冻住。“小心”拿着魔枪的少女把枪横在面前一阵旋转。那冰凌纷纷消散于枪杆面前,虽然出手极快可是还是有些漏洞。数道遗漏的冰凌从香蕉的手臂上擦过去,肉眼可见一层冰慢慢的从擦过手上弥漫覆盖。拿弓的少女见状随手拿出一把玄琴抚手一弹圣音阵阵,随后落到那受伤香蕉,虽然恢复了些力气,但是那覆盖的冰凌还是未散。这少女朝拿书的人大喊一声“信仰”,只见叫信仰的男子将手中的法书向外一扔随后书里面的文章就像活过来一样,处处都是经文奥义,随后围绕五人旋转,原本因为极寒行动迟缓都缓解不少,那香蕉手臂上的冰凌也消失不见,显然是被书的玄妙化解了。此时归寂坐下的召唤兽仿佛捕抓到什么似的大声咆哮,归寂眼神凌厉大喊一声:“小凌我已经锁定它了。”随后镰刀一挥,黑色的火焰弹仿佛跟踪器冲进了山洞,小凌见此将枪捏在手中用了十分力气插枪一般的跟着黑焰弹投了过去,一杆红色火焰的长枪如同彗星降落擦过天空朝洞内飞去,原本寒冷的冰洞都似乎受不了这股热浪都融化了下来,只听见一声凄惨怪叫,随后一杆魔枪回到了小绫手中,显然已经杀死了作怪的魔物。

 

bsg谢谢你呀”香蕉一边收刀一边惭愧到对拿弓少女道“没想到还没进门,就先来了一个下马威。”bsg摆了摆手道:“此行怕是风险极大,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望着幽暗的冰洞摇看摇头将竖琴收了起来。信仰见此却是笑道:“怎么一弓穿俩的弓佬也怕了么。”拍了拍书又说:“前几日教廷大星辰祭师观周天繁星,数万星座进行推演之术,可是推算出这冰霜古洞有异宝出世,如今我们都来到宝山前,如果空手而归,怕是会被笑死。”信仰随后又望着归寂“那言可是跟你一样,都是镰刀高手,知道你这次大张旗鼓来,如果灰头土脸的回去,怕是······”归寂听见这话大怒:“那小子就是再过一百年也只配给我提鞋。”随后拿了拿镰刀:“想我自出道以来还没吃什么大亏,就这区区一个小洞窟就能拦我!”香蕉因先前受伤失了脸面有些气道:“如今来了,说不得也要走上一遭,再说我们都是浅若数一数二的高手,想来是没问题的。”bsg见此也只好点点头,那小绫也没有什么话说,她虽然是这五人实力最强的,但是从来不发表什么意见,都是应声附和,随后五人便结伴一同走了进去。

——《刀之华》

此时天渐渐的暗了下来,但是洞里却是幽光淡淡,依稀能看见一些景象,五人顺着冰道慢慢的向里面走,同时警戒周围。行走了一会却发现没有什么魔物出来骚扰“这洞里怎么没有魔物,先前洞口那般厉害招式都出来了,里面反而遇不到了”归寂一边招呼召唤兽巡视周边,一边对bsg道“嘿嘿,难不成先前小绫那一枪吓怕了他们。”

bsg听见这话精神却未放松“不要大意,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还是······”话还没完bsg突然气势一变,双脚一踮,整个人跳离地面一人高,随后凝神聚气、三连拉弓、瞬间发射、一气呵成,三箭射向了远处断崖边,只见三个黑影还没反应过来,分别中了一箭,怪叫一声就要逃走,信仰见此,左手持书右手朝书虚抓,随后一指射出三道黑影箭,三个黑影中了这黑影箭,仿佛定住了脚一样,一时间竟然行动不得,三个黑影凄厉一吼,纷纷煽动翅膀,细细一看却是长着翅膀身材妖娆的冰妖。

“原来是结晶女妖,这冰妖都是双双结对,被小绫插死一只,这应该是剩下的”香蕉见到这魔物的样子随后喊出了魔物的名字“这家伙可碰不得,一旦接触身体就会冰晶化,难怪先前射出的那些冰凌可以结晶冰化”话未落,刀出鞘,随后只见香蕉使出飞燕斩身化残影,瞬间逼近结晶女妖,刀刀凌厉,朝冰妖砍去“你们不要动手,让我来”显然是为了报当初洞门中招之仇。

三个冰妖挣脱了束缚,见香蕉太刀砍来,不停的煽动翅膀制造雪风冰刺,一股脑的吹向敌人,使人无法闪避,香蕉却是冷笑连连“雕虫小技”改变刀势随后使出一招烈龙闪,既然用刀搅动气流,原本刮来的雪风反而顺着刀气旋转,一片雪花也没有落在香蕉身上,三妖见状连连躲闪,又怪叫一声,既然用鹰似的魔爪来硬抓太刀,香蕉见状眼神凌厉喊道“找死”,随后身体向后一滑,居身一合,凝气爆刀,一刀刀的划出肉眼能看见的刀波,激射了出来,只听见几声惨叫,三个冰妖竟然被刀气斩断了魔爪,这时候的三妖那里还敢再战,却想着怎么逃。

香蕉见此如何能放过他们,乘胜追击,将身跃起,旋身一转,整个刀仿佛烧红的烙铁,激射出烈焰,三妖一时间没有躲开都挨上了一刀,打的晕头转向。“该谢幕了”香蕉见此,随后冲向三妖面前,一瞬之间仿佛爆出千百道刀法,但又好似只有一招,正是太刀绝技“一瞬千斩”,冰妖见此躲之不及,只好奋力抵挡,但如何能档?眼里却没有看到刀光,只看到了满天的樱花,同时绽放,片刻之后香蕉却是落在他们不远处,抬头一望,原本飘在天空中的冰晶雪妖突然突然像筛子一样抖动,身体里的血液四面溅射,遇到了洞内寒冷之气冷凝结成一朵朵红色的雪花飘落下来,远远望去就像樱花落雨,这让原本死寂的洞里增添了几分颜色,煞是好看,香蕉却是扶手收刀,在一片片落英中走出来,却没有一片血雪花落在身上。

信仰见香蕉收刀过来不由的赞道:“不愧是浅若第一刀,刀刀要人性命”bsg也跟着鼓掌“不仅厉害,还很帅哦”归寂也嘿嘿的笑道:“毕竟厉害是一个阶段,帅才是一辈子的事”香蕉听着这些话不由的摸了摸后脑勺,“你们这么说,怪不好意思的”话还未落音,只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婴儿尖尖的笑声“嘿嘿嘿,又来几个送死的东西了,杀了我洞中几个小妖都这般兴奋,嘿嘿”

归寂见此大吼“是谁,出来!”“想要见我,那也要看你们又没有本事”声音又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在洞口深处,如果你们能活着过来的话”声音越来越小,再也听不到了。

 

“想必是这洞窟里面的魔王”小绫看来看在场众人开口道“听这声音实力不容小觑”归寂也皱了皱眉“我倒是要看是哪位魔王这般嚣张,死在我手里的魔王也不少了”。说完就继续朝深处走去,众人也跟随于后。

——镰之煞

越向洞窟里面走光亮反而越强,不一会就来到了一片宽阔的区域,处处都是冰柱和石柱,墙上也是密密麻麻的冰晶,正是这些冰晶发出的光芒,才让这个地方如同白昼。

信仰:“本以为越往里面应该越黑,却没想到竟然还这么亮”又指着这些发光的石头“啧啧啧,这些发光的石头不知道值不值钱呀”

香蕉也看了看周围的石头随后说道“不值钱,这种东西就是明光石,好多矿洞都有,而且易碎,根本不好带出去,不信的话你可以敲下来一块看看”归寂见状拿出强化锤子敲了敲,原本一大块明光石头竟然碎了。

看着碎了的冰晶石bsg摇了摇头:“可惜了,这么漂亮的石头,却是带不出去”随后看了远处的一个石柱上面也有一颗发着明光的冰晶石,不由的去摸了摸。

突然小绫感觉到什么,一枪把整个石柱挑了起来,这石柱突然一个抖动,竟然显出一张人脸,看上去极其恐怖,吓的bsg楞了半天。

“小心”信仰大喊一声,只见旁边的石柱也突然抖动,也变成枯树一样的东西,随后一株尖刺树枝刺了过来,香蕉一见立即使用副手手里剑的招式“枫落杀”,断了那根树刺,又是一招影遁突然出现在枯树妖的后面,拔刀一闪,周身旋转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把整个树妖砍成几节。本来以为尘埃落定,突然周围的冰柱石柱都抖动了起来“不好!这些石柱、冰柱全是树妖伪装的。”

周围的石头齐齐的变化,都露出恐怖的人脸,同时发出阴恻恻的怪笑,使人毛骨悚然,这群树妖一出现就朝着众人拥来,射出和冰晶女妖的一样的冰刺,四面八方激射而来,无处可躲。

就在这时候,归寂大吼一声运转镰刀,一股幽暗的能力加持在身上,随后一声咒令,只见五人周身出现一圈圈暗色又好似骸骨的盾牌,正是死神之镰的能力“骸骨咒盾”。

那冰刺冲击过来打到骸骨盾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却是破不开骨盾“还不快动手”归寂又是一声大喊,随后召唤了三只召唤兽,杀向枯树妖,其他的人如何不明白,纷纷用出自己的本领杀向树妖,小绫手持魔枪使用冰链锁身穿插在树群之中,信仰也一样拿出自己的副手魔枪,不停的挑起树妖,但是这些树妖行动鬼魅,不停的闪躲,虽然被刺到几次,但是没有伤到这些树的元气,bsg此刻因为地形限制,不好使出弓箭,只好拿出小竖琴,左右横拨,同时加持队友,香蕉倒是穿梭在树妖里面,刀如火焰闪烁,连连劈砍,断了不少枯树的枝干,可是这些树妖仿佛商量好的,被砍的树妖退后,然后未受伤的出现在前面,不过一会受伤的树妖仿佛恢复的伤势,连砍断的枝丫都长了起来,又冲到前面,如此交替循环。

香蕉连砍几刀之后飘身靠近归寂说道“这样下去可是不妙,这群树妖也不怕冰也不怕火的,恢复力量还很强,如果耗下去迟早是死······”话还未完,突然一杆树枝抽动过来,香蕉避之不及,被抽滚到一边,还好有骸骨盾守护,才没有受伤,这时周围树妖见香蕉滚到地面,出现破绽齐齐冲了上去,只见香蕉被围困,随后被接二连三的冰刺树枝插了上去,归寂见状急着大喊“香蕉”只见原本香蕉倒地的地方出现了一根圆木,而香蕉本人却出现在bsg身边,却是手里剑秘法“替身遁法”,如果慢了一步可就真的丧命在此了。

归寂见此情景却是动了真火,眼睛渐渐变红,周围暗系能量汇集到了周身,这些能量汇集成了一股肉眼能看见的鲜血水珠,然后齐齐爆开,分散在五人身上,随后五人身上出现一股深红色的暗光,原本使用的招式都威力大涨,一瞬间砍死了好几只树妖,却是让它们连恢复的时间都没有了,直接杀死。

归寂此刻也是煞气大增,一招“黑火袭”困住了一片树妖,然后就被冲过来的香蕉刀刀收割了,此刻归寂就像死神一样,挥动镰刀到处焚烧,这些树妖中招之后虚弱无比,还没回过神就被队友收割而去,几轮下来却还剩下十数只不到,只见归寂一声大吼,飞落到剩下的树妖面前,运出镰刀旋转起来,树妖们见状却是刺出锋利的树枝还夹杂着冰凌朝归寂冲去,但还没到归寂面前就被召唤物“召唤兽”挡住,归寂红眼一闪,邪魅一笑,那“召唤兽”突然都消失不见了,树妖见拦路“召唤兽”的不见,又齐齐朝面前的归寂冲去,只见归寂冷冷的说了一声“下地狱去吧”,手里转动的镰刀突然开启出一个法阵,仿佛链接到异次元通道一样,里面出来许多暗影蝙蝠朝这群冲过来的树妖飞了过去,不一会面前的树妖就被这群不断涌出又返回的蝙蝠吸食殆尽,剩下的树妖也都被解决了。

“没想到这里的妖物隐藏成普普通通的石头冰柱,难怪会有这么多人进这个洞里出不去”信仰不停的摇头,运起法书,再次显现出玄妙文章,随后法书围绕众人旋转落下炫光,被法书炫光包围的五人都恢复了些气力。

“这些冰晶邪树,可都不是善茬,据说伪装成石头乘人不备,突然出手杀死路人,随后分食殆尽”香蕉见信仰运用法书的再生真言,便指了指这些树妖的尸体“这些树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物,这周围连生物死去的残骸都没有,看不出来凶险,又伪装成石头,不知道迷惑了多少人,折了多少性命!”

“刚才的确好险,还好归寂有护身法咒,不然被这般包围又被冰刺群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bsg事后想起来不由的出了身冷汗,说的倒是实情,要是没有归寂,这群人只怕全都交代这里了。

归寂见bsg夸奖他,不由的笑了笑,随后拍了拍胸膛说“那当然,我可是猛男,我会保护你们的”

香蕉见此却笑道“猛男,那你有胸毛吗?”

归寂一听以为香蕉嘲笑他,不由的吼了起来“当然有呀!”

“那能给我看看吗”香蕉又是哈哈大笑。

归寂怒眼圆睁“你是变态吗!

“我是变态呀”香蕉依然一脸笑意。

归寂“······”

随后只听见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伴随的笑声从洞窟里传来。

 

 

幽幽的洞窟深处依稀传来阴森的声音“没想到这群人还有些本身,竟然过了吃人枯树道,可是接下来,嘿嘿嘿········”显然是自言自语,没有人听到。

——史之殇

“咔嚓,咔嚓······”归寂踩在了一根骸骨上“这里怎么这么多遗骸”一眼看去,冰道上全是死透的白骨,有的还穿着破烂的战甲,还有的拿着锈迹斑斑的刀兵。此刻这五人已经走进了深处了,看着这满地的白骨不由的感到恶寒。

“你看这锈了长剑是教廷的手艺,莫非教廷曾经派兵征讨过这里?”信仰见状不由的画了一下手势,似乎在缅怀这些战死的战士“这些遗骨想必就是那时候战死的士兵吧”

“说到这里,要不是当年香蕉在教廷圣堂书库翻到一本没人发现的手记,估计还没人能找到这个地方呢,那本手记估计就是当初参加这场战役的人写的吧”信仰笑着说“香蕉又将这件事告诉了教廷大星辰祭师,要不然这段尘封的历史还没人知道呢,如今异宝出世我们能来这里,香蕉的功劳不小呢”

香蕉听了摇了摇头“我当年的确发现了手记,那时候的我却是不敢来,这里面的妖物可不简单,我们来的时候也见识了,根据那本手记记载,当年圣堂骑士“暮”就来过此处,也没有讨到好”

“暮?”归寂皱了皱眉“我曾经在教堂英灵殿里面看到这人的遗像,似乎是历代西方教廷里数的上名号的圣堂骑士”

Bsg见状也说“暮是400多年前西方教廷杰出骑士,曾经一人扫荡上百魔物,一战出名的就是杀死了魔界恶魔-亚博侯爵,当初亚博侯爵为了炼血元术,屠杀了十几个村庄,掠夺了上百新生婴儿吸食鲜血,教廷为了征讨他,派了数位圣骑士都没有成功,反而折损不少,后来还是暮自告奋勇,这才斩杀了侯爵,从那战之后,暮就是西方教廷当之无愧的第一骑士。后来带领坐下7位星翼战士,150名士兵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征讨邪物,听说回来的时候损失惨重,带去的人大部分都死了,之后就辞去圣骑士首席了”

“难道这些死去的士兵就是当初暮的手下?”信仰拿着书不由的摇头“那如果如果是这样,这里面······”

归寂看了看满地的骸骨打断信仰的话“大星辰祭师说了,当初圣堂骑士身上携带一件宝贝就遗落在这里,我们如果能找到是有重谢的,如今这些骸骨正好能证实了当年圣骑士肯定来过这里。”

此刻这群人边聊边走已经走到了一片宽阔的高台上了,周围都十分冷清没有一根骨头,看来那些遗骨只是在身后的冰道上分布“注意,我总感觉不对”一直未说话的小凌却是开口了。

“嘿嘿嘿,没想到既然还有人知道暮那狗东西,不过知道又怎么样,那狗东西还不是没我命长,哈哈哈哈”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声音。

   此刻五人精神高度集中,戒备四周“什么东西,敢口出狂言”归寂喊道。

  “哼哼,口出狂言?我还觉得你大言不惭呢!”只见高地上一个身影慢慢显现,却是从地里出来的,长的一个大眼睛,四只脚,连根长长的手臂。

   香蕉看到这模样突然喊道“这东西·····是混沌恶魔卡兹玛!当初圣骑士暮不是将他斩杀了吗,怎么还在?

“哈哈哈哈!当年暮那个狗东西以为打死了我,却不知我早就移形换影跑了,虽然不致命,但是我也让我修养了百年才回复,没想到那狗东西却老死了,哈哈哈哈,到底是肉体凡胎,再强有什么用,还不是活的不长!”卡兹玛知道暮死了,却是异常兴奋“你们既然敢来,就做好死的下场吧!”说完就四只脚噗噗前行看似滑稽却是异常的快速。

小绫手持长枪就冲了上去,那卡兹玛既然用长臂硬撼动,只见打到长枪之上,既然将枪都打的偏移了轨道,小绫暗道一声“好大的力气”香蕉见小绫动手也跟随其后,乘卡兹玛抵挡长枪的时候,一招“影遁”瞬间出现在这妖物的身后,拔动太刀,正是太刀绝技“一瞬千斩”,眼看要偷袭成功,那卡兹玛的长臂既然伸手到背后,接住了这招,不论那太刀瞬间斩多少次,那长臂就接多少次,似乎还听到兵器交接的声音“好硬的手臂”香蕉见状,瞬间遁出圈子,只见一大片箭雨从天而降,避无可避,却是bsg从远处连番射箭使出的“箭雨风暴”卡兹玛连忙鼓动长臂朝头顶旋转,挡住了射下的剑雨,一口气还没回过来,只见归寂和信仰出现在两边,那信仰的法书在掌心连连旋转,吸收着异次元的能量,显出一团大火球,正是法书威力浩大的“烈焰冲击”归寂也是招摇镰刀,引动了地狱一般的能量,一招“凶灵降世”召唤了邪灵来攻击卡兹玛,这一系列连招,说上去慢,实则发生在一瞬间,都是招招相连,让人应接不暇,稍不注意就死于非命。

只见“烈焰冲级”和“凶灵降世”冲击过去,瞬间引发一场爆炸,震的冰洞都摇晃了起来,冰雪四面飞散,还未回过神来,场中传来一声声讥笑“嘿嘿嘿,就这?”

冰雪未定场中传来“没想到你们这几个小东西还有些本事,可惜呀!可惜呀!”卡兹玛突然伸手扭转,冲到了几人面前,众人还未回神,就被长臂横扫,打的众人都懵了,随后又是一招“极光冰束”众人却是一下被冰冻住了双脚移动不得,卡兹玛就要痛下杀手,信仰见状,运出法书四面纷飞,一阵绿光照射,众人都缓解过来,小绫立马横枪上去抵挡卡兹玛,几招下来那卡兹玛身体柔软,任意扭曲,丝毫没有被打中,其他的人看到,也冲了上来,连番的招式都向卡兹玛扔去,只见卡兹玛周身浮现一种透明的水晶壳,将这些攻击都视作无物。

几次下来,众人根本伤害不到卡兹玛,bsg摇头“这魔物顶个乌龟壳,如何能奈何,不如我用次元贯穿”随后跳出圈子,持弓蓄力,瞄准卡兹玛,朝其他人说“你们牵制住他”

那卡兹玛见此情景,也不敢大意,就要先去杀死bsg,但是都被小绫抵挡,突然卡兹玛一声怪叫,地面突然出来两个蜥蜴人,但是双眼无神,一看就是傀儡,只见出现的暗影蜥蜴杀手,朝bsg冲去,归寂和信仰连忙折返,抵挡住这两只蜥蜴杀手,就在这时候bsg已经蓄力成功,就要射箭而出,那卡兹玛似乎预感到什么,突然避开小绫和香蕉的招式,既然隐身不见了,似乎没有出现过。小绫连忙朝bsg大喊“小心”,消失的卡兹玛突然出现在bsg身后,一根冰刺就朝bsg刺去,此时众人已经无法援助。

—强之霸

卡兹玛突然隐身刺杀,让人防不胜防,此刻的众人只能看着他朝bsg下杀手,bsg却是立即收弓,身上显出一把小竖琴,顿时琴声大震,一股电波一般的音爆激射出去,把卡兹玛震的一阵眩晕,随后跳出圈子。

小绫见状闪身到bsg身边,乘卡兹玛不备随后一招“毁灭战枪”既然刺到身上,随后小绫眼神凌厉又是一手“雷枪-终结处刑”瞬间闪到敌人身后,周身全是雷鸣电闪,使人眼花缭乱,随后一招冰链锁身把卡兹玛冻成一座冰雕,bsg见状跨步拉弓,一招“次元魔矢”朝卡兹玛射去,只见卡兹玛振开一身寒冰,随后显出水晶护身冰壳,那次元贯穿箭打到冰晶上,肉眼可见冰晶出现了碎裂的痕迹,众人见状不由的大喜,但是接下来却让众人失望,那碎痕既然自动修复。

信仰大喊“他借助傀儡再生的能力恢复了,必须先杀死傀儡”说罢,那bsg立马朝跟归寂信仰争持的暗影杀手拉弓射箭,暗影猎手却是被射的搓手不及,随后又被信仰归寂合力双双杀死。

那卡兹玛见傀儡被杀死,异常愤怒,随后朝四面射击寒冰,那含恨一击却是厉害,bsg一时间没有躲开,被寒冰集中,被打的吐血了。

香蕉依仗自己身法迅速,攻向卡兹玛,一招“煌龙闪”夹杂着烈焰,突袭了卡兹玛的大脑袋,打的卡兹玛晕头转向,随后小绫再次使用“雷枪-终结处刑”配合“冰链束身”将卡兹玛冻住了,卡兹玛丝毫不怕冰冻,挣脱了出来,却见归寂如同死神飘忽一般近身来了一招“凶灵降世”,卡兹玛立马显出了冰晶护壳,抵挡凶灵的力量,香蕉却是大喊一声“信仰还不快出手”

信仰见状单手竖指朝另一只手横划过去,如同拿刀划手一样,只见掌心被划开,留出了鲜血,随后点血为墨,朝法书描画奥义,鲜血如墨一样被画成无数玄妙的符箓随后刻印于法书之上,整本法书连连抖动,似乎打开了异次元通道一样,从书中激射出数道红光朝卡兹玛射去,红光射到冰壳上,却没有造成伤害,但是整个冰壳突然染上了一层红色的血印,整个冰壳出现了红色的异样花纹,显然映现出了薄弱之处,这正是法书的“血之印”,没有太强的攻击力度,却有破防减弱之效。

卡兹玛看见这样,知道不妙就要隐身躲避,香蕉飞身而上爆出无穷的刀气,一时间卡兹玛既然无法移动,只见迎面冲来一只箭,这箭连带着虚空都在震动,仿佛破开次元一样,正是bsg抓住机会一招的“次元魔矢”

“乒”的一声,暗红的冰晶护壳碎了,在信仰血之印破防下,bsg蓄力许久的魔矢下,终于碎了!卡兹玛见状,急急的向下冲,准备先躲避一番,小绫怎会放弃这样的机会,翻手持枪,冲向卡兹玛“一冰二火三刻印,天地魂三枪合一,启世颂歌”只见小绫手中的魔枪变成了一杆黑暗之枪,引的虚空连连震动,如同黑暗中开辟新的天地一样,又好似创世之初的黑暗,隐隐约约能听到诞生的喜悦,创世的颂歌,只见这根魔枪直直的插入了卡兹玛身体里面,卡兹玛身体不停的扭动,又发出痛哭凄惨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但是小绫却是眼神凌厉,死死的向下插。

 卡兹玛被启世颂歌定住痛苦的叫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既然把启世颂歌逼了出去,小绫见状又是连刺几枪,那卡兹码既然硬抗了小绫几枪,随后朝bsg射出一道寒冰光束,bsg一时间没躲开被冻在原地,同时朝bsg扑去,卡兹玛实在恨死bsg了,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被破盾!香蕉见状立马拿起太刀居身合斩,爆发出一阵阵刀气,卡兹玛依然硬抗,砍的身上如同筛子,到处流血,显然命都不要了,要和bsg同归于尽,卡兹玛浑身发黑却是最厉害的一招“致命阻击”这样的舍命一击,基本无人可当,此刻众人都救之不及,信仰见状朝bsg使出了“再生真言”扔出的法书后发先至,让鼻屎怪解除了冰冻,随后又是一招“缚影箭”射了出去,但是卡兹玛速度太快,根本不能定身,只是缓了缓,解除了冰冻的bsg朝后退了一退,就在这时刚好归寂赶到,这一击直接命中归寂,把归寂打老远,滚在地上不停的吐血,还未致命。原来归寂离bsg较远,加不上骸骨咒盾,于是只能把自己套上咒盾,随后朝bsg冲去,刚好信仰的“缚影箭”缓了一缓,这才刚好赶到,没想到卡兹玛这招着实厉害,既然把骸骨咒盾打的粉碎,剩余的力道都把归寂打的吐血了。

被归寂挡住了攻击,卡兹玛却是万般愤怒,竟然又扭动起来了,已经回光返照,无力挣扎了,还未见动作,一杆火枪从胸口穿了过来,却是小绫从背后用魔枪化为一招驱魔狂炎,一枪遥射贯穿胸口,随后卡兹玛身边出现一人正是香蕉,刀起刀落一招烈龙闪,卡兹玛既然被腰斩了“你们,你们······”卡兹玛无力的说道,还未说完,胸口上插着的魔枪瞬间爆发火焰,吞噬了整个boss

Bsg却是奔向归寂,拿出小竖琴为他恢复伤势,信仰也过来运用法书帮忙治疗,小绫却走向卡兹玛的尸体,随后抽出魔枪,突然看到烧毁的尸体里有一颗明珠

“这是,泪珠荧光?”香蕉见状惊喜道“传说这是远古巨神的眼泪所化,难怪这魔物这般厉害,既然有这东西”

这时候归寂已经被治疗的差不多了,但是要恢复却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了,bsg搀扶着归寂走过来,看着香蕉手里拿的泪珠荧光不由的笑了“这趟真没白来”

这时候只见整个洞窟都在抖动,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看”小绫指着走过的冰道,只见之前冰道上的骷髅既然都活了过来。

 

 

ID:信仰之书